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相关影讯

虽然在后来不少的悬疑恐怖片中看过这一种剧情或拍摄模式,一开始就猜到了结局。但希区柯克这部经典之作,还是有一种独特的魅力。首先剧情设置合理流畅,角色的设置和情节冲突推动剧情的发展,显得自然而不罗嗦。另外角色的心理,尤其是精神病者这个角色的描画得很细腻,而不是像现在一些恐怖片那样让他表现得很癫狂,必须说这个角色表演得很可信,演员的外貌气质也很适合。还有一些特别的镜头,尤其女死者倒地后对她脸部表情那个慢镜头特写,静谧中透出深冷。这部片的恐怖真的并不靠吓的,它是慢慢地渗出来的冷,像烟雾那样深而蔓延地刺进骨内,是一种后怕的恐怖。 还有很佩服的是,希区柯克的的镜头剪辑,虽然大家都没有看到刀真的插进去,但那一连串镜头出来的效果就比真的看见插进去更真实,由此又不禁感叹现代那些滥用特效的片,把血腥的镜头暴露得淋漓尽致甚至夸张得血花四溅,但却不如希氏片的“看不见”,就如无声胜有声,这应该就是希氏片的那种独特感觉的主要来源。
在这部片中又见到了一位严厉专制的母亲角色,不禁想八卦希区柯克的童年时怎样过的,一定不是平稳愉快的。

关于电影

第一次接触希区柯克依然是在大一的某节专业课上。看的电影也是今天我要说的《后窗》。本该像往常一样的分析镜头、灯光什么的。而那一次印象极其深刻,是被那种平静但又步步紧逼的紧张所牵引着。以至于到电影的结尾,我们全班都被后面窗口外面我们班某姑娘的家属的突然出现而吓了一大跳。可见电影用简单的手法所营造的恐怖气氛非常管用。

《精神病患者》可谓悬念大师希区柯克最具代表性的经典之作,这部空前成功的恐怖电影技巧大胆、画面惊人,即使在数十年后谋杀与血腥的场面仍吓得观众心惊肉跳。

     之后,又陆陆续续看了众多希区柯克的电影。本以为该单纯地把他的电影作为恐怖片来看。接触多了也便发觉自己错了。每一部希区柯克的片子,若是用在电影人的口中一定会非常确凿地告诉你:希区柯克的每一部电影都是在对电影的一种尝试。且不论每一次是否都会成功,但是单从每一次开拓新领域的勇气来说,就是难能可贵的。而且,除了在专业书上被如数家珍般罗列的希区柯克标志性镜头和布景之外,我们还可以看出,那一部部形同恐怖片的电影其实恰恰讨论的是我们这个世界的百态。

这部现代恐怖片之母拍摄时成本很低,拍摄时间也很短,改编自劳勃·柏洛区(Robert Bloch)的小说,约瑟夫·史蒂法诺(Joseph Stefano)编剧,由希区柯克以纯熟的蒙太奇技巧游刃有余地操纵观众情绪,从而完成了一次完全意义上的纯电影表达。希区柯克抛弃了以前自己电影中已为人所熟知的一些套路,真正做到了完全通过视觉、而非剧情去刺激观众。片中的“浴室杀人”场面已成影史上的经典画面,共历时48秒,由78个快速切换的镜头组成,尽管连一个刀刺入人体的血腥画面都没有,但其恐怖效果却因蒙太奇、场面调度、节奏、灯光及音响手法的综合运用而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境界。希区柯克的对这一场景的要求是:“挥砍,用刀猛砍,刀就像要撕碎银幕,冲出电影。”这种“逼真的恐怖”留给观众无尽的想象空间,正如希区柯克所认为的那样:“最紧张的不是那些恶心的死法,而是在人死之前酝酿的气氛。”

     从《后窗》来看,片子中的隐喻非常到位。其实那扇“窗”并不仅仅是杰夫的那扇窗,更是在导演引导下观看这个世界的窗。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并不可能都是打开天窗说亮话的状态,而是类似于杰夫的存在,把自己隐藏在某个事物的背后通过一扇小窗来窥探别人的世界。我以为《后窗》并不只是为了把人类人性深处的窥探欲进行最大化的表现。正如希区柯克曾说过的那样,他开始的想法是,男主角有窥视癖,有意无意地看到了一桩凶杀案,但是对此他是否要因为自己的偷窥行为受到道德的惩罚呢?片中的男主角仍不禁自问:这样做是不是不道德啊?可见,希区柯克最初对电影的定位就不仅仅只是恐怖片,而是希望电影能够使人更多的进行人性和心理学的思考。它在告诉人们,人人都有窥探欲,而我们在窥探别人的同时,自己也成为了别人窥探的对象。就像最后杀妻男子最终找到了杰夫一样。

导演

     除此之外,我想还是该说说希区柯克在镜头运用上的熟门老道。由小见大的题材,希区柯克为了让观众感同身受采用了大量的主观镜头以及长短镜头相交叉的剪辑方式。可以说,那些个一气呵成的长镜头不费口舌地交代了杰夫所处窗口的外部环境以及被偷窥者的人物形象。而大量主观镜头的运用,也让观众如片中主人公一般置身统一屋檐下,为每一次的发现而欣喜也为每一次的危险而紧张。更难能可贵的是,对于片中的导演所要传达的信息,毫无遗漏的让观众主动地捕捉到了。一旦引人入胜了,那就不必害怕会在影片中期失去观众。还有是对杰夫断腿的描述,希区柯克只是将镜头摇过一张张危险性极强的突发事件照片。无疑向观众表现了他的职业,也顺道解释了他断腿的原因,更暗示他偷窥邻居可能出于他的职业习惯。还有最后女主角看起小说,而后又放下小说捡起时尚杂志这一幕,不仅仅是一个简单动作,又挺值得我们思考。

“希区柯克”这一名字可谓悬疑惊悚的代名词,代表了一种电影手法的精神;正是这位举世公认的恐怖大师发明了“惊悚文艺类影片”(the thriller genre)这一电影类型。

    《后窗》是希区柯克在巅峰时期的代表作。真可谓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不管是镜头布景的运用还是台词的遣词造句都是独具匠心而又引人思考。加之希区柯克一向偏爱漂亮女星的加盟。好在,格蕾丝凯利扮演的这个时尚的女人每次一出现都会以自己的新潮装扮作为调节观众紧张情绪的一个噱头,不全是一个“花瓶”的存在。以上这些都为希区柯克日后的电影定下了基调。希区柯克的每一部电影,除了让我们情绪紧张之外,还可以稍稍深入下去。其实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故事本身,而是通过电影这个“后窗”看到了整个世界的百态。我想,这也是希区柯克想要告诉我们的。

希区柯克一生导演、监制了59部电影,300多部连续剧,绝大多数以紧张、焦虑、窥视欲、恐惧等人性的阴暗面为叙事主题,并熟练地将性感、悬疑、幽默融合于一体。希区柯克执导影片的最终目标是展现出人性最深层的恐怖和最异常的思想,因此与现代恐怖片不同,希区柯克的影片可称为惊悚片,所有的恐怖都在人与人之间存在和发生着,没有扭曲变形血流成河等令人作呕的画面,完全以精巧的情节安排和演员的卓越发挥取胜。

希区柯克1889年生于伦敦经营蔬菜批发的普通人家,1920年进入电影界,在经历了字幕设计、美术导演、编辑等工作后,于1926年导演了第一部悬疑影片《寄信人》,建立了在英国电影界的地位。1934年的《暗杀者之家》、1936年的《三十九级台阶》让希区柯克享有了国际名声。1940年,第一部好莱坞作品《蝴蝶梦》勇夺奥斯卡最佳作品奖,接着又拍摄了间谍剧《海外特派员》、心理悬疑片《断崖》和精神分析片《爱德华大夫》。1946年,希区柯克拍摄了这一时期的总结性作品《美人计》。

50年代,希区柯克在在艺术性和娱乐性上齐头并进,并在摄影技术上不断试验,拍出了《电话谋杀案》、《后窗》、《捉贼记》、《眩晕》、《西北偏北》等一系列优秀作品。1960年,希区柯克向新的恐怖挑战,以诡异的题材、意外的故事情节、低预算的黑白制作拍出了一部让全世界惊悚的《精神病患者》,从而使该片成为希区柯克电影生涯的一个里程碑。当时法国新浪潮的导演们或多或少都受到希区柯克的影响,新浪潮的大师们给予了他最高的评价:他就是电影。

希区柯克在生前即被公认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电影导演之一,曾在1968年获特殊奥斯卡奖,同年获美国导演协会格里菲斯奖。为了表彰他对电影艺术作出的突出贡献,1979年,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授予其终身成就奖。1980年,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封他为爵士,同年4月29日在洛杉矶去世。

演员

《精神病患者》培养出来一男一女两个全球级别明星,即珍妮特·李 (Janet Leigh)和安东尼·珀金斯。

珍妮特·李生于1927年,1947年同米高梅公司签约,出演了一些青春洋溢的少女角色,1951年与同为演员的托尼·寇蒂斯(《热情似火》)结婚后开始演绎成熟女人的角色。后由于在奥逊·威尔斯的《历劫佳人》和希区柯克的《精神病患者》中的出色表现而晋身一线女星,尤其是《精神病患者》更为其赢得当年的金球奖影后和奥斯卡最佳女配角提名。1999年,珍妮特·李得到法国ZF颁予艺人的最高荣誉“艺术与文学司令”。珍妮特·李曾说过,在拍摄淋浴被杀的经典场面时,希区柯克剪接了70个不同角度的镜头来表达死前的恐惧感,而当她在戏院看罢那场戏后竟感到毛骨悚然,自此之后她再也不敢淋浴了。据悉,李在该片的片酬只有2.5万美元,而此后也一直改用浴缸浸浴。此外,该片中的恐惧表情也被英国电影杂志《TotalFilm》评为历史上最经典的死亡镜头。

《精神病患者》还捧红了男星安东尼·珀金斯,并使其所饰演的角色诺曼·贝茨成为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美国著名演员安东尼·珀金斯(1932—1992)生于纽约,早在大学时代即热衷于表演,一次在百老汇演出时被大导演威廉·惠勒看中,穗请他与著名影星贾利·古柏合演《友好的劝说》,此片获六项奥斯卡奖提名。此后他在希区柯克导演的《精神病患者》中演绎了一位具有双重性格的年轻人,奠定了其在影坛的地位,从此驰骋影坛30年之久。在大西洋两岸,他主演了《孤独的人》、《绿厦》、《审判》、《巴黎战火》等片。

配乐

此片的配乐也居功甚伟,伯纳德·赫尔曼(Bernard Herrmann)为《精神病患者》专门配器的刺锐弦乐也对烘托电影的紧张气氛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在浴室被杀的场面中,刀刀看似都切入玛丽亚的肉体,其实一刀也没有,其出色的效果完全依靠的是凌厉快速的剪接、多角度的镜头,此外最大的功臣莫过于伯纳德·赫尔曼的配乐,极为尖锐刺耳,不断重复的小提琴尖刻的声响几乎能将人的皮肉切开。希区柯克原本在这一段打算不使用额外的音响效果,但在听了赫尔曼的演奏之后立即改变了主意。

花絮:·希区柯克用化名仅以9000美元就买下了小说的版权。

·在《西北偏北》、《迷魂记》两部成本较高的彩色片之后,希区柯克率其电视制作班底用极低的成本拍摄了这部黑白恐怖片。按希区柯克本人的说法是,他是不想此片显得过于血腥暴力(众所周知的浴室一段),而且想看看一部成本低廉的黑白电影会不会卖座。

·希区柯克制作的这部《精神病患者》只花费了80万美元,而首次公映之后很快就赢利了1500万美元。

·有趣的是希区柯克在拍摄影片时自己也在创造悬念。他要全体制作人员宣誓对剧情及故事的结局严格保密,绝不泄漏任何细节。此外,他还煞有介事地聘请了“母亲”的扮演者,并对外宣布了几位候选者的名单,实际上在剧本中根本没有“母亲”一角的场面。

·浴室杀人一场戏的高潮部分只有45秒,而希区柯克却花了差不多7天的时间来拍摄,摄影机的移位达60次之多。

·珍妮特·李回忆说,在拍摄《精神病患者》时,为了实验剧中的尸体够不够吓人,希区柯克干脆拿珍妮特当起了试验品。有时李在吃完午饭后推门走进化妆室,会发现坐在她椅子上的是一具可怕的“僵尸”。珍妮特·李说:“希区柯克会根据我每次尖叫的恐惧程度来决定究竟用哪一具假人来做尸体。”

·希区柯克支付给安东尼·珀金斯的片酬为4万美元,这也正是玛丽亚从公司偷去的巨款数额。

·希区柯克偏爱金发美女,他曾说过:“金发美女最适合被谋杀!想像一下,鲜红的血从她雪白的肌肤上流下来,衬着闪亮的金发是多么美阿!”此片中被杀掉的珍妮特·李当然也是金发。

本文由叉叉电竞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相关影讯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