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八面受敌,该让陈凯歌制片人看看

比较经典的是竹林中的杀机四伏、惊悚毕现:飞刀手术刀般精准的劈开竹竿、竹影摇晃、人影浮动、竹竿剑雨般的飞向男主女主、竹竿将二人精准夹住、竹排削尖形成竹排暗器等等,让人不禁称奇,为张艺谋的独具匠心而喝彩。但是也有人对此总结出:胡金铨是营造竹林氛围,李安是改变竹林性质成为情感交融的工具和暧昧的温床,而张艺谋是很好的开发了竹子的各种功用,应该是一种“奇技淫巧”,嗤之以鼻。看起来好像有一定道理,而且也够幽默可笑,我们也不能认为说这话的人是别有用心,但是我想如果依他的这种说法,张艺谋早期的片子,例如《红高粱》的“我爷爷向酒缸里浇尿”、《大红灯笼高高挂》里的“没有春天”、曹二婶敲脚时那奇妙的、操控大院女人的怪异的声音、《摇啊摇摇到外婆桥》里面的小孩的“倒立看世界”等等为世人称道的“技巧”是不是也都是“奇技淫巧”呢?有些愚钝低级的刻意玩弄小聪明、小伎俩的行为不足挂齿,可像影片中让人称道的精彩手段也被称为“奇技淫巧”我觉得不妥,或者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

如果《釜山行》能拿8分,《长城》不该少于7分。
看《釜山行》评论里不少感叹中国电影落后韩国多少年的,
那中国最好的导演表现至少证明并没有相差那么多。
张艺谋的“奇技淫巧”,我还是很受用,
想象力十足,IMAX的视觉震撼力也出色,
张艺谋自己的艺术风格也有鲜明体现。
景甜在张艺谋的调教下,终于学会不像欧莱雅广告里那样的陕西大娘式表演,
用鼻子牵着整张脸说话。
陈凯歌真该看看自己当年的《无极》差距,
该翻翻旧账当年所谓的30亿后期到底肥了谁的荷包。

故事没问题,场面没问题,演员大面上也没问题,出问题的是张艺谋的审美意识。这种为了迎合西方世界对东方奇观的幻想,用工农兵美学生造出来的奇技淫巧,放二三十年前还能糊弄,搁现在这么一个开放、一体甚至同质化有些过分的大同世界里,就呈现出一种特别娘娘腔的审美:在饕餮的尖爪利齿下,中国军人最在乎的似乎不是如何守住人类最后一道生死线,而是制服如何定制颜色,盔甲雕花各自有何不同,以及在这荒郊野岭鸟不拉屎之地每日风吹日晒雨淋烟熏的苛刻条件下,如何保持颜色靓丽如新。大敌来犯,中国军人有条不紊地拉开一个大阵仗:他们各自换上鲜艳的队服,列阵,抄家伙,然后花式敲鼓地敲鼓,花式蹦极的蹦极,把两个西边来的乡巴佬看得目瞪口呆。如果少练一点杂技、体操和仪仗队,是不是早就能打到饕餮老巢里去了?——观众和这两个雇佣军不免会发出同样的疑问。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志评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七荤八素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张艺谋有错吗?我不觉得。他严格遵循了自己的审美体系,做出一个十年前会如此,十年后也会如此的作品。他只是老了。这个世界有错吗?我也不觉得。它保持飞速转动,谁也不等,每天都会抛下很多人,不止张艺谋一个。观众就更没有错了——毕竟我们每天在世界这个大滚筒洗衣机里被带着冲洗甩干,一会向左一会向右,有谁又是清醒的呢。

但有一点还是很牛逼的,五员大将在此,殿帅就是临危授命给了一个女人,几千男儿毫无异义,说拜就拜,可以说非常平权了。你敢说国师不酷吗?

本文由叉叉电竞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八面受敌,该让陈凯歌制片人看看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